胡杨三回头

发布时间:18年12月11日 信息来源: 编辑: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




胡杨三回头

作者:方向华    新闻来源:正义网

(本文荣获第四届“塔河杯”全国有奖征文大赛二等奖)


        胡杨一回头,千年前的一回头,沙定石沉。从此大漠成了胡杨情定终生的伴侣。千回百转的一个旋风,放弃了他的倔强,恣意昂扬的一堆沙尘收敛了他的轻狂,他们都臣服于胡杨的固执与顽强,从此,似木棉与橡树一般终身相依。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若干年后,生活在塔河流域,头戴毡帽,手撑木舟,叉鱼捕食的小河人也定格成为历史。穿过秦关汉月,西域三十六国又从历史的深处走来。楼兰古城,这里曾经是他们繁衍生息的乐园,碧波泛舟,笼火烧烤。围绕烟波浩淼的湖水,沿着清澈见底的河流,罗布泊人在绿水萦绕的门前捕鱼,在茂密的胡杨林里狩猎,惬意地生活在大自然的恩赐家园。然而,似乎一夜之间,盛极一时的楼兰古国从文人的笔下消失,不再有点墨的刻写。楼兰美女变成了千年干尸。从此以后,胡杨,便成了这个“东方庞贝城”千年的守墓人。你没有为盛世王朝唱过赞歌,而是在它悲凉落难,痛心谢幕后,擦干心中的泪,续写楼兰千年万年的梦。驿路黄花碾做尘,羯鼓胡舞,已没了踪影,匿了声息,而只有你还在守望着那个千年万年的梦。  

  胡杨二回头,百年前的一回头,当远从瑞典漂洋过海而来的斯文赫定和土生土长的奥尔德克为了一个共同追寻的梦来到这里,走到一起,点起篝火时,你为他们提供柴火,烧烤鲜鱼。你为他们,提供一叶卡盆(用整棵胡杨掏制的小船),探古寻迹。当他们面对困难,面对挫折,心有胆怯时,是你给了他们逆境中顽强抗争的精神。当他们在这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探险的时候,是胡杨,是你,给了他们前行的力量,给了他们柴火的温暖,给了他们奋进的勇气。斯文赫定,这个魔法森林里的王子唤醒了那座沉睡千年的城市,将埋葬千年的楼兰古城发掘出来,将沉睡千年的楼兰美女解开神秘的面纱,而胡杨则见证了这跨越千年的对话。 

  大漠与塔河安逸地躺在那里,而你却像哨兵一样肩挑重责地站立着,一站就是个千年万年。大漠中唯此一弯,荒凉中唯此一景,方显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斯文赫定,奥尔德克漂流探寻的足迹早已深藏在茫茫的大漠中只有胡杨还在为他们的壮举心存感慨。 

  披星戴月,追云逐日,瀚海大漠,霜冷大地,冰冻塔河。狂风袭来,黄沙卷过,你自岿然不动。你是千年不倒的旗杆!就算是死,掩埋于黄沙之中,肋骨散落一地,心曝露于烈日的炙烤之下,你也要拧出一股倔强,扭成一尊不屈的塑像。且不说你绽放的是金光灿灿的绚烂,只是那死后的悲壮与苍凉,足以赢得万世的敬仰

  胡杨三回头,十年前的一回头,水流沙退,绿草茵茵,自此,楼兰古城变成了大美梨城。而你,胡杨,一改往日的神伤,变得娇滴滴,羞答答。如楼兰美女那般千般娇媚,万种风情,怀抱都塔尔,低吟浅唱。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蓝天白云秋黄叶,倒影在塔河水中,闪耀着斑驳光影。驼铃叮当的声音已渐渐远去,少了些古老的沧桑气息,扼腕神伤,多了些现代都市的韵味。你少了一丝威严,却多了一份亲切,微微注视着梨城日新月异的变化,华灯璀璨,星光熠熠,车水马龙,人来熙往。 

  岁月无情,胡杨有爱。也许它也有与天争命,恨天不公的苦楚,它也有泪尽无人晓,空对菱花照的孤寂。然而,它留给人们的却是坚强与不屈。胡杨,楼兰古国的见证人,悠悠塔河的守护神,新兴梨城的亲历者。千载的年轮镌刻着岁月的沧桑与悲壮。你目睹了西域三十六国悠悠纷争,胡人弯弓搭箭,骑马厮杀。你目睹了新中国八千湘女上天山的壮观,你目睹了新世纪梨城发展的变迁。如今,古代的狼烟烽火都已化作土一堆,只见一树树梨花盛开。 

  雪莱盛赞肆意的西风,我却更钦佩那西风中的胡杨,那吹不倒,压不弯,打不垮的胡杨。那活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铮铮胡杨。 

  啊,胡杨,悲哉,壮哉

  (作者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检察分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