塬上行走

发布时间:19年12月11日 信息来源:检察院 编辑:兵团检察院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兵团检察院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踏上陕州西府的土地,虽然她和我的家乡甘肃是一衣带水的邻居,可是我却一直没有机会一睹她的芳容。今天终于见到了:八百里秦川,八百里平川------看不够的山,望不够的水,叹不尽的绿色,如画一般美妙,如歌一般流畅。

    一路上,除了四处张望,就是满心的赞叹,为了将这里的秀景看个够,返兰时我专门乘坐西安到达宝鸡的客车。车行至当年的陈仓旧地,我特意留下来小住几日。一日出去闲逛(说是闲逛,其实则是有意的),无意中走到了连绵的山下,我是从大漠中走出来的人,很少见到山,见到山便有一种不登不快的感觉。沿着山路登到半山坡时,我才发现这上面原来有许多窑洞。窑洞前面是发黑的杨槐树,窑洞里火炕靠门而建,人去洞空,只有门前那参天的发黑的大树和空无一人的窑洞见证了主人的历史,有心计的人还在窑洞前修砌了院墙,将自己的几间窑洞围住,有的还要在里面再掏几间房里套房。

    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爬到了山顶,顿时眼前一片绿色,与先前上山时的想象相去甚远。我原以为这是山,没有想到竟然闹出笑话来,这里原来是黄土高坡,当地人称之为塬。我原以为这里只能体会到苍凉荒芜,没想到这里竟是如此美妙,绿油油的,平坦如荡。远处的居民住宅居然还都是二层小楼,远处传来一阵阵的秦腔声音,原来我一直寻找的东西却藏在这里!走过西安,穿过咸阳,到了宝鸡,一路上没能听见一声的秦腔吼。原来这天籁之音在这黄土最高,离天最近的地方,吼得最为响亮。我真正地体会到了艺术来源于生活,秦腔高亢的声音来自于这最高坡度上人们撕心裂肺的呐喊。皇天后土上那撕破嗓子的吼,一吼,吼了几千年。真正地应验了那句话: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齐吼秦腔。

    塬上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火车鸣笛声,这里是那么的恬静,安雅。独享秦腔之乐,这里象是罩在烟雾里一样。坟碑立在地间,却没有占用多大的地方。谁家一只没有栓住的小黄狗在田间悠闲信步。除了青藏高原,在关中平原,塬上的人们才是这里离天最高的人,这里的麦苗也是长得最高的麦苗,也是最骄傲,最自豪的。我曾不止一次写西部的美景,今天才知道我是多么的肤浅,多么的草率,没有亲见这里而全凭大脑的想象。

    听说贾(平凹)先生去了西安定居,我想他可能会远离了这里淳朴的人民,远离了写作的题材和源泉,他被城市的陷阱给坑了。还是赵本山说的好,东北的黑土地是他艺术的滋养,是他艺术的源泉,他是两脚扎在土里汲取艺术的滋养的,一旦两脚离地,他的艺术就会枯竭。也许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能明白其中的真谛。贾先生的烟只有在农村才能抽出那股味道,秦腔亢音也只有在田间地头,黄土高坡才能吼出韵味!

    天快黑了,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